好奇心很重要

最近和同辈的朋友聚餐。也许因为到了某个人生阶段,大家突然都在谈股票和创业。当中有个朋友说:从前学校都教化学物理,不教我们创业。

言下之意是,化学物理都是没用的知识,不值得学。要学就学怎样赚大钱。

确实,怎样创业、赚钱、投资理财是一门学问。我们都需要花时间去学这些。与其关心安祖莲娜和毕彼特的婚姻,或生气政客的蠢话,我们不如把时间投资在接触比较「有用」的信息上。我们的时间和专注力有限,应该善用。

但最近我身边好几个朋友讲了让我有点担心的话。他们开始在想,我们不仅该学怎样赚大钱,更不该浪费时间汲取其它知识;去关心社会、思考生活、对身边的事情感到好奇不仅毫无意义,还会拖我们后腿,让我们无法全心全意工作赚钱。他们甚至开始觉得,知识份子注定是生活上的loser,因为他们的好奇心都投入在不切实际的事情上,例如科学、时事、人文和艺术。

好吧我承认,那些「有用」的话题我也关心,但为兴趣和赚外快(在这里写稿),我确实涉猎很多跟赚钱沾不上边的领域,蛮符合他们口中的鲁蛇。虽然那时他们是在讲别人,而且我全部东西都只是半桶水,绝非知识份子,但我不认为世界上分「有用」和「没用」的知识。在此,我不免要对这种观点提出抗议。

一个知识日后有没有用,我们很难说了算。身边很多人口中有用的知识,无非是做生意和投资理财、领导能力或社交手腕。我想没有人会否定这些的重要。但是没有人单靠做生意的手腕就一步登天。以比尔盖茨为例,他确实是个优秀的创业者,经营过微软这家庞大的公司。但盖茨如果对电脑软体没有热诚和过人知识,微软当初根本就不可能起飞,他日后也无法成为世界首富之一。

盖茨的竞争对手贾伯斯则是个典型的万事通。他是科技领域里少数懂得欣赏设计的创业者,能从使用者而非电脑工程师的角度思考科技的应用,这点也成了苹果公司日后的定位。如贾伯斯所说,苹果成功的方案是将科技与人文结合,缺一不可。

贾伯斯曾在一场演讲上津津乐道地提起,他年轻时曾跑去字体设计课旁听,学会字体的各种性质。当时对他来说,学习字体设计似乎没有什么实质用处,他不过是一时感兴趣。但10年后他开始设计电脑时,这些关于字体设计的知识却发挥重要影响力。苹果的电脑对于电脑字体的美学特别讲究,也因此成为设计领域常用的工具,让当时默默无闻的苹果走出小众市场。

我想很多人过于追求专业知识,而忘了去涉猎一些有关或表面上完全无关的领域。举个例子,我自己身为画画的人,常觉得很多初学者画的东西空有形式,但看起来很不对劲。他们不肯去学习人体的构造,画人时因此无法掌握姿势、肌肉与骨头构造和人体比例等,只懂依样画葫芦。最著名的画家如达文西都不只是画画,他们同时也是物理学家、发明家、医学家和工程师等。对他们来说,这些不同领域的知识可以互补,让他们每一件事情都做得更杰出和有创意。

有个坊间流传的说法是,一个人环境再差都好,只要学会一门手艺,那他肯努力就不会饿肚子。我们经常强调所谓的可转换技能(transferrable skills),但说白了,这些都是每个人都应该学的基本技巧啊。不是每个人都有说话技巧,但有说话技巧的人满街都是,有些还是老千。可转换技能技能很重要,但不足以让一个人在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定位,也不足以让一个人脚踏实地去做好一件事情。

所以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一套教你怎样赚钱的懒人包。我们要汲取四方八面的知识,不仅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些知识以后会怎样帮助我们。更重要的是,天下所有学问之间都有关联。例如优秀的投资者往往读过历史,因为历史是关于人性最好的教科书,而投资讲求克服人性。例如电脑工程师如果要做一个受欢迎的app,还需要懂得心理学和设计,而且过后还要知道怎样去销售成品。有人说,「你只要能请各领域的人士帮你工作,然后坐享其成」,对此我要说朋友你想得太美了,没有人在起步阶段就请得起很多专业人士帮你工作的。

说到这里,我们扪心自问:赚钱就是一切吗?在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能养家后,人们都会追求更高一层的东西。可是,穷人难道就没有宗教?一个打工仔难道对自己的人生没有看法?一个清洁工人在大选中投票时,难道不需要知道哪一个候选人能帮到自己?

我上述朋友的心态,其实也反映于当下全球的政治风气。过去一年,很多人在英国的公投中选择脱离欧盟,把国家推向不归路。虽然专家几乎都说,英国脱欧后果会很惨,但很多人选择嘲笑知识份子,只信自己的情绪。在美国,特朗普在谎话连连、大部分言论站不住脚的情况下还可以大受欢迎。他的支持者觉得,特朗普既然是个(表面上)成功的生意人,那就总好过那些讲求人人平等、不切实际的知识分子总统,例如奥巴马。

这种观点很危险,它让我们看不见政治的复杂,以为做生意跟治国是同一回事。当然,人们不是无端端不信任知识份子。例如经济学者总是以宏观和功利主义的角度看待事情,但他们口中的方案都无法两全其美,注定了会影响很多人的生计。知识份子有知识份子的问题,这个需要另写一篇文章才行。尽管如此,社会上每一个人都需要尊重知识这一回事,不能成为反智的社会。我们不应该让知识成为一小群人垄断并用来统治社会的工具,但也不应该去轻蔑地看待它。如果社会要进步,就必须让每一个人都能接触各方面的知识,并让更多人能对知识做出贡献。

从个人而非宏观的角度来看,人类是一种需要在生活中寻找意义的动物。就算只是单纯地结婚、赚钱养家都好,都是为了满足我们的一些价值观,或对生活的某些期许。有的人在这方面选择很简单的路,找个宗教投靠然后全心全意去相信它就是了。但就算如此,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经历和知识将决定我们的世界观,而这个世界观会影响我们的人生怎样走。

就算不去想这么多都好,这个世界这么大这么精彩,难道去更全面地认识它不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吗?我想,对万事抱有一颗好奇心的最大影响是,当知识的范围越广,就会发现越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觉你引以为傲的成就其实微不足道。一个对万物好奇的人,我想也会变得比较谦卑,就算他是个百万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