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汽车与北京的天空

因为排放丑闻,大众汽车如今可谓声名狼藉。为何他们要冒险欺诈消费者呢?

不少专家事后孔明地告诉媒体:以当下技术,柴油车若减少排放,效率和输出都会减少。消费者要大的输出,又要节油,加上排放标准日益严苛,好比既让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因为这要求几乎不可能满足,汽车制造商无不想尽办法研究新动力技术,但那需要庞大的成本,所以大众汽车宁可欺诈大众。

人们爱用汽车来比喻事情,大众汽车排放丑闻让我想起了全人类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发展「动力」和环保可以兼顾吗?

对中国、印度、印尼和尼日利亚等发展中国家而言,发展是必要之恶,它们有庞大而贫困的人口要养活。但发展会污染环境,危害民众的健康和生活素质。

伯克利地球研究组织引述中国官方数据称,中国每年16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意味着每天夺走4千条人命。《经济学人》报道,印度每年70万人死于空气污染,而鉴于印度目前致力发展工业,这数目肯定会增加下去。

中印等发展中国家经常指责欧美、日本等富裕国家过河拆桥,当初这些国家崛起时不担心环境问题,因此毫无节制发展,如今却要贫困国家以发展为代价,配合他们的环保政策。

对这些发展中国家而言,打击环境污染还是会有极大的负面回响。例如在中国,关闭严重污染环境的工厂将导致无数人失业。德国波茨坦研究所副主任埃登霍费尔指出,中国惊人的经济增长非常依赖廉价煤炭。路透社则认为,北京打击污染的措施是经济减速的促成原因之一。严格的环保政策将打击中国经济发展,作为一党制国家,这很容易导致社会动荡。

但让更多人富起来后,还能解决环境问题吗?《经济学人》指出,接下来40年,发展中国家会有二三十亿人进入中产阶级,他们想开大车、住在有空调的大房子。这些新富阶级所导致的污染将影响发展,结果贫富更悬殊,穷人将面对更恶劣的环境污染。如果中国人生活水平赶上了先进国家,中国公路上车子将是今天的十倍。错误的发展方向将导致环保越来越不可能,这不只影响到中国、印度、印尼等,也影响到全人类,饱受印尼雾霾之害的大马人应该有深刻体会。

幸好民调显示,在中印等国家,人民受够了环境污染,已开始将环保列为首要关心事项之一。在中国,雾霾不只导致民怨、构成共产党掌权以来所面对最大的挑战,也影响外资。雾霾是不少当地富人和外旅人士撤离中国的主因;美国商会宣称,53%在华海外公司认为,空气污染令海外人才拒绝前往中国。这也是总理李克强宣布「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的背景。

作为全球排放量最高的国家,中国或许也是最努力减少排放的国家。中国致力发展太阳能等再生能源,并宣布以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60%-65%为目标。但最近当局公布的数据承认,中国一直以来严重低估了燃煤消耗量,每年消耗的煤炭比原先数据高出17%(相等于每年逾10亿吨)。这一方面反映了中南海作风不透明,一方面凸显了要同时满足人民对发展和环保的要求一点都不容易,并非单单李克强「宣战」了就可以迎刃而解的。

说到李克强,尽管他2013年说:「殷实富裕环境恶化不行」,但他亦表示:「绿水青山贫穷落后(也)不行」,反映了两难局面。无论如何,北京当局已经通过一系列高调表态强调经济放缓的「新常态」,管理民间期望的同时,也为环保争取了空间。为了长远的未来,一时阵痛无法避免。

中国、印度的人民都不要污染,要生活环境好,但环保需要我们以全新角度看待发展。人们不能一面想要孩子健康成长,又一面幻想国家以惊人发展超英赶美。是时候想想:发展是为什么?是喂饱穷人,还是让中产阶级过上富裕、奢侈的生活?发展和环保某程度上可以兼得(虽然那只是减少破坏程度),但那需要可持续并有明确规划,包括再生能源、城市规划、鼓励人们使用公交、通过教育及实现男女平等减少人口增长等。

科学理性必须战胜感情:一些表面上的惠民政策,如汽油津贴,虽能为执政者赢得选票(而且取消津贴往往等于政治自杀),但那将鼓励人们依赖汽车,污染空气。肥料津贴范儿导致农民滥用肥料,污染河水及土壤。加强土地使用审批制度或将引来发展商反抗,但城市蔓延是破坏环境的一大因素。

移走各种津贴将鼓励人们更有效率地使用资源,惠及所有社会阶层,但政客敢冒险吗?还是宁愿像大众汽车那样隐瞒动力的真正代价?司机必须知道引擎怎么操作,人民必须有知识,而非沈迷于华而不实的宣传。但政府敢让人民有知识吗?

要解决环境问题,与其让大家在最短时间内成为暴发户,买打着「节能减排」口号的豪华车,然后假装车子没污染环境,倒不如不论贫富一样多走路、多使用公交。这需要好的城市规划,结果是大家都更平等的生活环境。减少污染环境不一定意味着一些人无法享受发展的果实,但一个以平等为目标、有效率不浪费的发展模式将可以为全人类换来不那么糟糕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