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独善其身

12 February 2018

大家农历新年快乐!今年是大选年,但我们别忘了,生活离不开政治,可是也不只有政治。我看见不少人为废票争议反目成仇,何必呢?生活中可争议的事情算不清,就算两个人气味相投志同道合,也会有意见不合时。

古人曰: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美国社会学习理论家朱利安·罗特(Julian Bernard Rotter)则提出控制点的概念。他说,世上万事分成个人控制范围内的事情,例如健康财务事业,和个人控制范围外的事情,如政治。一个人不该费神担心自己不大能影响的事情,如出门会不会遭遇恐袭,应该解决能解决的问题,例如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这样才不会觉得无助或一事无成。反之,如果我们从自己能掌控的事情做起,就能一步步扩大自己所能影响的范围。

这不是说我们不应该关心世界格局国家大事。我们生活上很多决定都能得益于对环境的理解和掌握。而且,虽然我们不能决定国家走向,但可以决定手上选票要投给谁。如果我们一天到晚埋怨没有理想候选人,有用吗?坐在家里等孔子投胎转世咯?主动被动,我选主动。没有大选时,我们也可多多益善,用行动改善自己和邻居的生活环境。如果有能力,你甚至可以加入政治,成为心目中那理想的候选人。

喔,要当候选人一点也不容易。如果想改变这国家,那是一条非常漫长的路。君不见纳吉、林吉祥、马哈迪、哈迪阿旺都已年迈?最年轻的纳吉都64岁,跟习近平同岁;林吉祥76岁,比特朗普大几岁,最老的马哈迪已经92岁,比英女王大一岁。每个人都说,我们需要更多年轻面孔。但政治不是穿黄衣上街几天就会改变,即使今天年轻朋友踊跃投入政治,他们得到权力去推动改革时肯定都一把年纪,要把改革落实可能又要花上几十年。这样说很奇怪,但在想着改变世界以前,我们要先照顾身体健康,因为时间是我们最宝贵的资产。

另一则我觉得在狗年值得挂在心里的忠告,是:不要当个犬儒的人。

最近读到彭博新闻的作者梅根·麦克阿德的一段话:「大约十几岁时,我们开始觉得,只有输家会相信任何事情。我们开始相信艺术必须凸显人性险恶,政治必须犬儒,只有凸显一切多么腐败才是写实。」她说,世上确实很多丑恶的事物。我们批评歌舞升平的作品与现实脱节,因为它们里面没有描述到现实中黑暗的一面。但这不表示现实只有黑暗。人性也可以光辉,世上除了丑恶也有美好。

我不信人性本善。但我因此珍惜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和爱。当我们越不指望别人善良,善良的份量就更重了。我也赞叹人类可以为了共同目标理想和价值团结,建立复杂的文明社会。人做事常有自私动机,不管是别有目的还是想要回报。但我们没必要追究对方诚不诚恳,除非他想伤害我们。虚伪地行善依然是行善。虚伪的行善者,总好过质疑别人诚意自己却不行善的人一万倍。

根据现代社会对犬儒(cynical)的定义,犬儒的人相信人做任何事情都为了私利。(这有别于古希腊提倡鄙弃俗世荣华富贵的犬儒学派。)从这角度来看,我是犬儒的人吧。但犬儒也形容一个人不愿相信任何事情值得去做。犬儒的人相信只有傻子才会去为权力和金钱以外的事情斗争,不管那是公义、平等、自由民主共产资本宗教还是法西斯。在他眼里,一切价值都是愚弄人的把戏;如果有人认真去争取,甚至为了大众的利益牺牲小我,那人绝对是傻子。

大学时讲师教我们:对万事保持怀疑。很多青年听了开始觉得,我们不该相信任何事情,世上无真相。他们以为犬儒是聪明,「因为我谁都不信,别人骗不到我」。但高等教育所强调的怀疑姿态(skeptical)不是犬儒。前者要我们谨慎看待一切资讯,但那是为了做出比较准确的判断。犬儒则叫我们相信万事皆阴谋,权力和金钱才是真理;没有好人和坏人,只有胜者和败者。

以我所见,保持怀疑是为了帮助思考,犬儒是懒惰思考 —— 既然不可能知道真相,那我们思考来干嘛?既然除了金钱权力,世上没有任何事情值得争取,那也难怪认真做事的人被当成傻瓜,什么都不做反而是大智慧了。套用节目主持人史提芬.苛伯的话:犬儒假扮成智慧,但它离智慧最远。犬儒的人什么都不学,他们弄瞎自己,向世界说不,以避免失望或伤害。诗人马娅.安杰卢则说:犬儒青年最叫人同情,他本来什么都不知,然后什么都不信。

但最一针见血的,还是英国文学教授梅森.库立,他说:犬儒的人洞察问题所在,但不愿去解决这些问题。我补充:对犬儒的人来说,既然所有人最后都会一样糟糕和虚伪,所有事情最后都一样无意义,我干嘛要支持这些人,或改变现状?

是的,在任何合作中,大家都有私利。你的工作伙伴肯定要赚钱,不然干嘛上班?从政的人当然想要权力,不然从政干嘛?也没有任何人十全十美,我们不可能有理想的队友。但合作意味着拿出一点信任,没有信任社会就会瓦解。犬儒的人不会失望,也不会给人利用,就像什么都不做当然不会失败。但他不会对世界有贡献,他只能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