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民粹?

也许因为老特当上美国总统,近几年「民粹」成了流行字眼,评论者和文青口边必挂。又不知几时开始,民粹成了人们形容行动党的标签。

什么是民粹?民粹(populism)又译平民主义大众主义人民主义,它的核心是与菁英主义对立,拥护平民掌控政治。民粹是中立词汇,民粹主义纯粹是政治理念。政党可以通过给穷人大量津贴来实现民粹政治的承诺,像泰国塔辛家族,也可以煽动平民仇恨社会菁英,像毛泽东特朗普。很多民粹政策因为违背经济规律,或成为独裁者上位的工具,造成极悪后果。但政府也可以适量分配财富来协助平民,又或者管制大型企业,来达成以民为本的目标。

民粹不是坏事,全看怎样实现。

我提个海外的个案。前年智库开放市场研究所研究员斯托勒(Matt Stoller)在《大西洋月刊》撰写了《民主党怎样扼杀了民粹的灵魂》一文,就很好地带出了民粹本来的意思。美国民主党曾力争底层利益,强调资源分配。但后来以克林顿总统为代表的菁英阶层在民主党里坐大,民主党开始变质,逐渐成为和大企业同床而眠的菁英政党。美国自由派也伴随着民主党的转型,从关心阶级斗争和穷人福利,转至关心女权LGBT等中产阶级关心的文化议题。至于美国共和党,它向来都拥护菁英利益的政党。但民主党变质后,美国人越来越觉得华府和民生脱节。他们最后把特朗普选上台的心态可能很复杂,其中参杂白人社会的种族主义。但利用特朗普破坏菁英统治、恢复政治里的民粹元素,相信是一大理由。

今天,人们常用民粹来形容煽动民众情绪的行为,特别是煽动平民仇恨社会菁英的言行。我勉强接受这种使用,毕竟语文会随着时间改变,多亏媒体的误用和滥用,人们对民粹的诠释已经脱离它本来的意思。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一个新字眼,来表达民粹本来表达的意思。

但是,当我身边一个热血青年和一个社运份子不约而同地在社交媒体上说,她们支持社会主义党,「因为社会主义党不民粹,不像行动党或国阵」,我就笑翻,马上给一个前辈看。对方看了也大笑。我可以接受民粹这字眼某程度的误用,但⋯⋯PSM不民粹?你们开什么玩笑?至少从他们的各种宣言和活动来看,社会主义党是为底层发声、协助平民摆脱菁英和资本家压迫、争取更平均资源分配的政党。在整个大马政治生态中,哪个政党比他们更民粹?

我觉得很讽刺,今天很多把民粹当负面标签的人,都是自称左派或自由派的文青公知。也许,正如斯托勒所说的,随着美国民主党成为菁英政党,今天自由派口口声声上支持弱势者,身处中产阶级的他们对社会底层的粗暴却很鄙视。市井人士没读过牛津大学,他们会说歧视女性的黄色笑话会喜欢粗暴言行会仇视其他族群和同性恋。所以?难道你只有在弱势者改头换面变得斯文有教养了,才去理解帮助他们?当像特朗普那样的人更受平民老百姓欢迎,自由派却感受到来自民间的威胁,然后民粹就从以民为本变成骂人标签。

为什么人们有行动党很民粹的印象呢?至少据我所见,当人们用民粹形容行动党,他们总会提到丘光耀之流的粗暴语言。也很多人扯到华人沙文主义,虽然我不知沙文主义跟民粹什么关系。以我所见,华人社会里民族沙文主义十分普遍,但我不觉得这可归咎于行动党。特别因为当下批评行动党最大声的,包括不满行动党处处向马来社会妥协的一群华人(他们忘了华人是人口一直缩减的少数族群)。到底沙文主义来自人民还是来自党?怎样都好,巫统把行动党标签为华人沙文主义政党,引起马来社会对行动党的怀疑,而一撮华人似乎也同意巫统所言。

话说,整个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不乏一些可合理标签为民粹的承诺。如废除GST和大道收费站、恢复燃油津贴、各种未解释清楚的资源分配、减轻PTPN学贷、提高最低薪金、控制稻米入口。我不是经济学者,不宜评论这些承诺的可行性,和它们对国库造成的负担,虽然我有疑虑。这些承诺确实可说民粹,只是,希盟派糖果派得比国阵严重吗?宣言以外,行动党或希盟究竟哪里让人觉得他们很民粹?跟在乡下老树盘根与农夫渔民等底层关系密切的巫统相比,行动党反显得像个城市菁英的政党,不是吗?

这不是说我不支持希望联盟在今次大选夺得统治权力。不管希盟民不民粹,我们现在最需要体制改革。唯有改朝换代,我们才可能做到这点。投废票或在社会主义党不大可能胜出的选区投给PSM或许有助于发泄,但无助于把国阵赶下台。这是耕田之时,但愿两线制成立后,我们能逐步往多党(而不只是两党)竞争迈进,让大马政治百花齐放。而我认同《金融时报》研究员哈菲兹诺山(Hafiz Noor Shams)所说,长远的经济繁荣全靠今时今日的制度改革,为了制度改革,先借助下民粹的力量不是什么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