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算自然?

最近同性平权课题在台湾闹得沸沸扬扬,一些自称虔诚的宗教信徒说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和非插入性性行为皆违反自然,人类不应接受。几天前读到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的一段话,我想跟大家分享: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天底下没有不自然的事情⋯⋯一件不自然的事——即有违自然定律的——根本无法存在,由不得人类禁止。」

从科学角度来看,宇宙中万物不论天然或人造,如树木或手机,它们都是自然的。它们都在宇宙各种自然规律的限制下而产生。除非这个世界上有鬼神,那它们就是超自然(supernatural)的。

自然界有无限可能,并不如保守人士所认为那样简单二元。地球上动物有各种各样的交配方法,远远超越我们对性的想像。如把性行为视为社交润滑剂的海豚和侏儒猩猩、在交配后杀死雄性吃掉的雌性螳螂、随时换性的鱼类⋯⋯我们并不会指责这些动物违反自然,因为这些性行为是它们赖以生存的本能,而不是被对性缺乏想像力的人类教坏。

那为什么对动物来说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一旦应用到人类身上就变得不自然了?很多人对自然的定义显然不是从科学的眼光出发,而是以宗教或非宗教这两种视角为起点。

一些宗教人士说:人类是万物之灵,有野兽缺乏的道德判断力,其它动物可以做的事情不代表人类可以做。他们口中的自然大概意指「神的旨意」:神指定人用某种方法生活,人就不能用另一种方法生活。用嘴巴吃东西和讲话符合神的设计,所以自然;用嘴巴做吃东西和讲话以外的事情则不自然,会让神生气。

至于非宗教派但反对同性恋的人则说,同性恋者无法繁衍后代,根据进化论是「不自然」的,才会成为人口中少数。这种观点似乎源自对生物学的错误理解。物种进化的先决条件是,一个物种必须同时有多种突变。一个物种不论是生理上还是行为上都必须多元,才可能往行得通的方向演变。否则一旦环境发生巨变,物种会无法适应新环境而灭绝。

作为一个品种,复杂和相对包容的社会是人类的最大优势。它让我们的社会拥有足够多元的视角,并借此开创各种可能。至于同性恋者无法繁衍后代,很多物种都分成负责繁殖的个体和不能繁殖的个体,例如蚂蚁有负责生孩子的蚁后和雄蚁,还有无数不育的工蚁。行不通的事物受不起时间考验,由不得人类来决定谁「有资格」生存。

把「自然」看成是一种道德判断,换个角度来看就很有问题。我们的鞋子眼镜车子手机都不是树上或地里长成,我们吃西药、看医生来阻止疾病造成「自然」死亡(按照一小撮人极端的定义),结果有多少人提出抗议,说那违反自然?

说穿了,自然是中性的形容,只是当它涉及少数群体的生活方式,就变成一种莫名其妙的社会规范。

何况,所谓自然的事物不一定对我们有利。例如坚持用自然的方式(即不用避孕套和药丸)控制人口,首先会有无数小孩生于不适合养育孩子的环境,可能造成犯罪率飙升(有经济学者如《苹果橘子经济学》作者列维特(Steven Levitt )引用数据辩称,女人是否有权堕胎或避孕和犯罪率有直接因果关系)。更可怕的是,如果不准人们避孕或堕胎,最后会人口爆炸造成饥荒。套用生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话:如果坚持戴套不够自然,饥荒就是最自然的人口控制方法。

我们不能因为某件事情是「自然」的就去放纵它。如杀人、强奸或性侵儿童,不管是不是来自「自然」冲动都好,因为对其他人造成伤害,不管社会多进步开放都一样不会容许,也不该容许——这点争取开放社会的人都懂。我们是非观清楚不过:我们要阻止伤害别人的行为。

道德价值并不是永恒不变,如奴隶制,如古代中国的人殉、人祭和一夫多妻制,或古埃及皇室的近亲婚姻,它只代表当代社会的看法,不是绝对的真理。但对那时的人来言,这些做法是天经地义。然而我们必须切记:道德观念是社会的产物,因此它可以变通。道德无非是为了保持和平。我们可以继续朝促进和平共处的方向前进,对旧的观念做出谨慎取舍。

依我所见,人人应有权信奉自己属意的宗教,而且不能强迫其他人服从自己的信仰。大家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我们维护你信奉和相信自己宗教的权利;你则维护我们身为人类追求自由、爱和婚姻的权利。以任何形式欺压文化中的少数,阻挡和破坏他们的幸福,都不是好人会做的事情。

说到底,一件事情自然不自然从来就不该是道德规范的借口,也不是善恶标准。大自然无情,人性却可以也应该超越排斥异己等对和平共处不利的原始情绪。要不要摆脱残暴自私的「自然」面目,就看人类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