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不是越来越糟糕?

几天前我给女友看一篇文章,说:如果有人说世界越来越糟糕,可以给他们看这篇。

文章引述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的调查说,全球有近三分一人肥胖或过重,越来越多人死于跟肥胖有关的病。

肥胖不一定表示丰衣足食,有时是天生或者有其他原因。而且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肥得起来。很多地方穷,甚至在打仗。今天还是很多人死于饥饿。

但从大趋势来看,大部分人的确已经生活在食物过剩的环境。世界卫生组织就说,1980年以来,世界肥胖人数翻了一倍以上。今天世界多数人口所居住的国家,死于超重的人数多过死于体重不足的人。

从1990年到2015年,全球饥饿人口减少40%,幼儿死亡率减少一半,赤贫人口减少四分三。人们越来越长命,科学和防范政策战胜了鼠疫结核百日咳天花麻风这些曾让人生畏的疾病。

因为科技发展全球化贸易社会进步,我们活在或许是史上最和平富裕的时代。斯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减少》一书中颇有说服力地解释了世界越来越和平的种种迹象原因。他不鼓励我们满于现状,因为现状的一切随时可能化为乌有。但他要我们明白,今日我们视为「正常」的和平全是前人奋斗得来,因此我们更有义务去保护这一切。

几百年前,如果成吉思汗攻打邻国,屠杀几百万名妇孺,我们不会知道。今天我们却读到叙利亚战争,知道IS在世界另一端做的事情。现代人这么关心恐怖袭击,恰恰因为我们生在和平时代,媒体又倾向报道稀有事件,让恐袭这种小规模暴力容易引人注目。加上现代人对暴力的拒斥已经普遍,恐怖份子「只」杀死十个人就可以引起社会很大反应。

坏事总是意外发生,如恐怖袭击空难大爆炸狂人当总统。有意义的进步却都是渐进得不引人注目,渐进得不知不觉就成为日常。

是的,世界上很多发展让人心灰意冷。从一些角度来看,如民主政治,过去几年我们在倒退。但我们不能忽略大趋势。人类进步不只看民主人权同性婚姻男女平等,也看多少人脱离贫穷,看多少人有自来水。我们每天平安无事地上下班,以为那是正常。在报纸读到某少年杀死老太太,就抱怨世扰俗乱。我们却不注意成千上万人因为医疗技术而活到老年,成千上万家境贫穷的青年有机会读书工作。

说件趣事吧。两个礼拜前,我在KTM上看到一个应该是中国来的游客。他注意到车镜有网状裂痕,于是用一口破英语问身旁马来女生,有人在车上开枪扫射啊?女生说,不是啦。游客说,我要去黑风洞,那边会很危险吗?女生笑说,不会啦,大马是平安的国家。

我心里觉得好笑,游客把大马想成了叙利亚索马里吧。说真的,我们这里最多给人打劫,但很少在光天化日之下。我们没有内战,跟邻国关系稳定。平安不值得庆幸吗?对很多人来说,单单这点大马就很不错了。

几个礼拜前女友跟两个中国游客聊天。游客说,别看北京上海光鲜亮丽,中国多数地方还是很穷。要吃肉只能自己养鸡,过年宰了吃,一年只吃得起一两次。别说中国,就算是在1928年的美国,那时有「让每一家都吃得起鸡肉」这大选口号呢。像今天大马很多人那样,每个礼拜甚至每天都吃得起肉,这在历史上几乎所有时代都是难以想像的奢侈。

大马政府很多做不好。但我们平安走在街上,虽然犯罪不是没有,但我们敢出门。大马面对宗教治国等思想的威胁,但不至于像中东一些地方不同教派之间互相杀戮。多数人烦著买楼买车,但三餐温饱。

这不是说大马没穷人,看看吉隆坡路边众多无家可归者就知道了。他们几时不需要睡肮脏的街头,几时可以避开风吹雨打?太远了,今天有没有饭吃还是未知数。

大马人生活好吗?绝对可以改善。我们不只要三餐温饱,也要生活有保障。要买得起房要孩子上学,要大病时有钱住院买药。政治上要有追求,要选最好的团队治理国家。我们希望好人有好报,坏人得到惩罚。民主宗教自由言论自由等需要每一个大马人捍卫,不然我们很快就会失去权益。

有人爱说三餐温饱就很好,争取公义是得寸进尺。但公义不只为自己,更多是为了保护比我们不幸的人。发展商摧毁原住民的家园也许不太影响我们,但我们是有良知的人类。何况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不是理所当然。灾难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有一天我们可能失去一切,变成需要社会保护的弱者。我们不能等到自己受害,才来要求大家讲公义。

我见过一些人有房有车,子女有小成就人不坏。但他们天天觉得全世界对不起自己,仿佛自己是最可怜的人。钱永远赚不够,一场大病可以夺走全部财产。但多少人此刻连张床垫都没有,更别说生活保障。惜福很重要,古人日子比现代人辛苦得多,但他们懂这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