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投废票,也是为更好的选择

有些人说,任何人都有权利投票,或不投票给任何政党。这没错。

同样地,一个人要怎样花自己的钱,是他的权利。但若有理财专家误人子弟说:花钱是你的权利,聪明人都充分利用权利,不追随羊群,把终身储蓄花个清光吧!他有言论自由,但这言论不太负责任。别人有权挥霍,我们也有权强调节俭重要。我们更有权说:你有权挥霍,但被迫跟周围的人借钱,就不只关于个人权利了。

没错,在健康的民主社会,投废票是个人权利。但在大家争取到两线制前,连公平选举的权利都还没争取到前,我们就放弃了自己和别人选择的权利,这跟钱还没赚回来就先花掉有什么差别?

迄今废票争议中有很多不文明对话,虽然双方有权骂对方蠢,但毫无建设并让人反感。不管怎样,双方充分利用了言论自由,而不赞成投废票的我,也看了不少对方论点。但我还没看到有人有说服力地解释,投废票除了表达不爽,还有什么好处?

我们说,投废票是为了传达讯息,给希盟教训。可是希盟如果接下来五年不入主布城,国阵更加不担心失势,希盟不过是继续做反对联盟,受罪的还是我们。为了保住权力,国阵政府继续削减我们的言论自由,继续对付对执政党不利的人,继续操弄宗教议题,继续让我国从未曾脱离国阵统治的伪民主国家发展成神权国家。很快我们就会从没有好的选择变成没权选择。

2018年,国阵如往常一样赢了,继续掌政五年,希盟得到教训。接下来五年,读幼儿园的小孩上了小学,中五少年读完大学进入职场,一八年还没结婚的生了不止一个孩子,房价已翻倍,华小逐渐成为历史,1MDB早已被遗忘。在这五年前就已严重的伊斯兰化,现在逐步取代民主制度。华社在政治里已完全没有份量。希盟2018年惨败后,五年内拿出无限诚意,但没有权力都不能阻止这一切。

这是危言耸听吗?也许。但我讲的哪一项五年内不太可能发生?

同时,希盟失去入主布城的机会,得到教训 —— 虽然这机会本来就极低,他们也未必领教。于是他们不用从执政经验中学习,不用接受执政党所面对的监督,只为反而反,不负责任地搞民粹主义。我们如果要他们成长,而不只是得到教训,就给他们一次机会。我们独立以来没换过政府,这时如果我们先放弃,就像有个儿子,他从小到大没机会步出家门。五年后,我们要求他走出家门就成为人才。他不能。我们说:我很失望,你滚回房间,成才了才准出来。我努力生多个孩子,取名为第三势力,五年后看他会不会比你更好。

话说,第三势力早就存在啦!它叫做伊斯兰党,据说大受欢迎,会是今次大选造王者呢!到时它会和巫统还是希盟合作?真是意想不到呢。

说真的,希望联盟不跟老马合作可能打败巫统吗?我们渴望新鲜脸孔,但要说服广泛马来社会支持巫统外的政党还需要旧面孔。我赞同社会主义党所言,反对联盟错了,过去几十年不曾讨好乡下草根选民,所以被迫跟老马合作。可是,希盟如果讨好了乡下草根选民,所以不用跟老马合作,华社又会批评希盟向马来保守势力妥协,到头来不也一堆华人投废票?

自从2013年起,华人选票对国阵而言已是一去不返,所以国阵敢敢操弄宗教和种族议题。纳吉象征性说投废票不利于民主,以撇清跟废票联盟的关系。但对国阵来说,华人投废票总比投票给希望联盟好一百倍。那是目前他们能指望的最好结果。说到底我们是少数,不可能有原则上满足我们同时又得到权力为我们带来改变的政治联盟。今天认清这个政治现实,以后至少不会更失望。

我想很多人低估在华社外国阵多受欢迎,眼见同温层都讨厌国阵,我们一小撮人教训下希盟,不过是让希盟不赢得太顺利。但在乡下选民眼里,巫统是唯一来自草根关心草根的党。巫统的新经济政策对非土著不利,但对庞大的乡下社会来说是扶贫政策。国阵政府常不尊重人民自由不在乎族群平等,但多数人不敢想像改朝换代的后果。

在这局面下,就真的只有我们会为我们的利益投票了。乡下选民才不在乎我们担心的宗教问题,最好让宗教人士管那些不道德的城市人和青年。唯一能说服多数人改朝换代不可怕大马不一定要由巫统治理的方法,就是先改朝换代一次。而要说服他们改朝换代,就免不了利用旧脸孔,这不是算旧帐的时候。切记政治里永恒的真理:唯有争取到权力,才能实现改变。友人曾庆亮一针见血:我们连真正的民主制度都没落实,怎么先在教训反对党,好像我们实现了民主那样?他还说,改朝换代不因为讨厌巫统,也不为肯定希望联盟,是为了巫统和希望联盟都更好。没错!难道我们不想要更好的选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