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智能手机里的联合国

通过互联网,一支智能手机让我们与全球交流。但我们今天不谈互联网;一支智能手机的硬件就是全球人类合作的成果。

众所周知,苹果宣称 iPhone 是加州设计、中国制造。我在《你能做出一支iPhone吗?》一文中提到,iPhone 是跨国合作的结晶;苹果在中国有349家供应厂商、日本有139家、美国60家、韩国32家、大马21家;设计开发则多在美国完成,单单相机就有800人研发。

那一支华为手机,是不是从内到外都是中国技术呢?很多美日韩的手机品牌厂商都在中国,所以中国要学会生产一支手机的硬件是轻而易举。确实,这几年中国手机品牌的硬件都在海外获得好评,而且不断尝试创新,早已不是纯粹的抄袭者。

但即使是一支表面上中国设计、中国制造的手机,也涉及来自各国的工业技术。如上个月中国人「民族品牌」华为在深圳举行一场供应商大会,就有来自33家美国公司、22家中国公司、11家日本公司和10家台湾公司的代表出席;其余16家公司来自香港韩国德国。不久前《纽约时报》刊登一张图,显示一支华为手机里的主板涉及哪些国家的厂商;长达区区2.8寸的主板宛如一个小小联合国。虽然处理器、充电器和音频编解码器来自中国厂商,但也有来自美国的USB开关和功率放大器、来自韩国的多芯片存储器、来自日本的调节器和电子罗盘、来自荷兰的控制器和音频开关,和来自台湾的负载开关。

https://flic.kr/p/2eHgKvW
华为手机的主板。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说白了,在这全球化的世界,即使是中国牌手机也不是「中国设计、中国制造」这么简单。当涉及芯片这些极端复杂的零件,中国手机厂商无法只靠生产链学习,要研发的话要砸重资和花上十年光阴,风险又太大,生产了也未必有买家。中国也自然多次尝试花钱收购美日韩的芯片生产商,但因为国安理由而屡屡受阻。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每年进口值200亿美元的芯片,价值更甚于石油;但市场上只有16%芯片是国内生产。华为虽然基于高通的技术自己设计处理器,但他们自2004年开始就投入了大笔资金人力去研发。如《纽时》所示,即使华为也大量使用了来自美国、日本、韩国和欧洲各国的零件,这样可以省下大笔研发开销,也可以减低生产成本。

https://flic.kr/p/SDLEDG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当然,没有软件的手机就只是空壳。目前,从安卓到 iOS,从 Windows 到 Linux 和 macOS,全球几乎所有手机和桌面电脑都在跑美国企业开发的作业系统,基于安卓的众多中国手机品牌也不例外。中国手机厂商不是不可能研发自己的作业系统(几年前中国政府就曾尝试那么做),但市场容不下多个平台,令新兴手机作业系统难以争取软件开发者的支持,包括微软的 Windows Phone 和三星尝试用来取代安卓的 Tizen 都因为缺乏软件开发者的支持而无法在市场立足。这些年,微信在应用程式内建立了一整套属于微信的生态系统,或许间接为中国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作业系统和 app 生态系统铺着条路。

全球化成就了华为、小米等众多中国手机品牌,但对海外技术的依赖不是没有风险。今年较早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之下,美国禁止美国公司给中兴(ZTE)提供零部件,结果作为中国科技企业巨头之一的中兴差点倒闭,最终靠习近平亲自打电话跟特朗普谈判抢救,十分尴尬。跟其他中国手机品牌一样,中兴很多关键零组件都掌握在美国企业手中,包括谷歌安卓系统和美光、高通、博通和英特尔的晶片。随着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淘宝微信抖音等的成功亦在全球引起关注,中国官方媒体开始炒作「中国科技超越美国」的说法,中国政府更野心勃勃要主导科技发展的趋势,建立一个鼓励人们消费而非发言思考、以实名制取代匿名制、以便利之名监控民众一举一动的勇敢新世界。但中兴禁售事件让中国顿时醒悟:原来引以自豪的深圳科技奇景只是建在矽谷海边的沙塔。中国要建立自己的科技乌托邦,就得先发愤图强,从做好芯片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