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人失望的伟大总统

现在是美国总统选举。众所周知,很多美国人因为非常不满现状,不惜支持特朗普和桑德斯,好让这些「体制外」的候选人带来任何改变。2008年美国人选出奥巴马时,相信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他是个黑人,人们期望他会是个来自体制外的改革者。

八年过去了,很明显奥巴马并没有给很多美国人带来它们想要的改变。因为他是第一个黑人总统,人们自然就会期待他做出很不一样的事情。人们想要他推翻旧的体制,让国家变得从此不一样。人们会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期待,有一部分是因为奥巴马确实是以改革者姿态竞选总统,他承诺带来改变。

但奥巴马不是个改革者。身为总统,他坚信改变是个渐近的过程。他没有把现有的一切推翻,而是不断补充和修正前人的决策,同时给后人打好基础。换句话说,他很自然地成了建制派的一部分。自由派人士觉得他改革不够彻底,保守派觉得自己被排除在体制外,大家都很失望。

这是一场悲剧。《Vox》新闻网站形容,这次总统选举是对奥巴马政绩的一场公投,很明显那些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人并不满奥巴马所做的一切。

但公道来说,奥巴马是个很棒的总统。我们别忘了,他的工作一点也不容易。奥巴马一上任就接下一堆烂摊子,包括80年来最糟糕的经济风暴,以及布什在中东留下的残局。他带领美国相对平安无事地度过了经济危机,为美国人创造了1500万个工作机会,让国家开始恢复了那么一点点繁荣。但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不肯和奥巴马合作,并企图废止他的关键政策。单单在他第一任期内,共和党参议员就至少200次阻扰议事,导致国会近乎瘫痪。

面对着种种阻碍,奥巴马还是创下了一系列丰功伟绩,包括成功推动医改法、同性婚姻法,包括通过经济刺激方案协助美国从金融危机中复苏、救援底特律汽车业。奥巴马总统推出了清洁能源计划、否决了备受诟病的「拱心石」(Keystone)石油管道系统,更和中国签署气候协议。他在外交方面亦有建树,包括让美国和古巴恢复建交、和伊朗签署核协议,包括歼灭奥沙马,包括让美军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些都是不小的成就。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奥巴马做的这些事情。在共和党支持者眼里,奥巴马上述建树都是在破坏著这个国家。但依我所见,我们看看奥巴马的portfolio,就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他是个怎样的领袖。他清楚哪些议题真正有影响,哪些议题只是一时显得重要。他能冷静宏观地看待世事,并且懂得顾全大局,而非屈服于主流意见。

举些例子,很少政治人物会像奥巴马这么在乎全球气候转变,因为它是个渐近的过程,不像变幻莫测的恐怖主义那么吸睛。很少西方政治人物会像奥巴马这么在乎中国和亚太地区这个发展蓬勃的未来世界中心,毕竟民众比较担心短期内来自中东的恐怖袭击。911后美国人都草木皆兵,觉得恐怖袭击随时会降临在自己头上。但大西洋月刊记者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在《奥巴马主义》(The Obama Doctrine)一文中就有提到,奥巴马经常不厌其烦地提醒白宫幕僚:每年死于恐怖袭击的人,人数还不如在冲凉时不小心跌死的人呢。跟车祸、心脏病这些平常无奇的风险相比,恐怖袭击真的很罕见,它不该成为一个国家牺牲各种自由的理由。

近年来全球各地发生一系列恐怖袭击后,很多人说奥巴马太过软弱,说他没有妥善保护美国人民免遭恐怖袭击。但残酷的事实是,独狼式的恐怖袭击无法完全避免,政府也不应该为了维持「我们绝对可以保护你」的假象而去打压多元社会与牺牲公民自由,正如我们没必要因为有车祸就禁止人们开车。奥巴马清楚美国政府的能力有限。可悲的是,每次恐怖袭击后众人会失去理智,并指责那些头脑清醒的人。人们似乎忘了,奥巴马是有史以来歼灭最多恐怖份子(包括奥沙马)的美国总统,忘了他大肆用无人机在中东轰炸。他该强硬时还是会强硬,甚至不择手段(见无人机策略),但他深深明白有的事情做了情况只会更糟。

在外交方面,奥巴马是个有远见的领袖。如《奥巴马主义》文中提及,他明白继续深陷中东对美国的利益不大,清楚认识到「亚洲代表着未来」。和希拉里那些把人权视为原则的民主党鹰派不同,奥巴马支持协助中国经济发展,因为他相信中国强大对美国是好事,中国衰退则更有可能「诉诸民族主义,将其作为一种组织原则」。他懂得互惠互利的道理,不迷信军事干涉的作用。对奥巴马来说,让美国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尽快脱离中东战场才是解决中东问题的办法。

不管你认不认同他的这些策略,我想没有人可以否认:奥巴马是个清廉的政客。特朗普和希拉里都有各种各样的丑闻,都通过各种隐晦的手段致富。但奥巴马从来没有被卷入任何涉及金钱、性与违法行为的丑闻。单单这点,就足以让他鹤立鸡群。

对奥巴马「失望」的主要是白人。无数民调显示,奥巴马上位后,美国黑人和其他少数群体都觉得生活有改善,并对国家前景感到乐观。例如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公布的民调显示,91%的黑人认可奥巴马的成就,普遍是保守派天主教徒的拉美裔有65%,白人则只有38%。

我们常常听人家说,奥巴马当选总统后,美国黑人的待遇不但没有改善,而且比以前更糟糕呢。不然哪里会有白人警察鎗毙无辜黑人,怎么会有这么多黑人示威?但人们忘了,白人警察鎗毙黑人这种事不是奥巴马上位后才有,美国的种族歧视也没比以前坏。只是奥巴马上位后,黑人的待遇比以前更受到全国瞩目。这一部分是因为互联网,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人们开始觉得:在黑人都可以当总统的时代,这样的情况有问题、应该让人生气。这难道不是一种进步?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我们可以预见男女不平等的问题更加明显地浮上台面。

是的,奥巴马做的还不够,改变需要时间。但那些想让美国「再次强大」的人们,说白了是想让美国回到一个少数族群的遭遇被扫到床底、白人不需要为自己的特权愧疚的时代。所以在这次很多白人求变心急的总统选举里,黑人和拉美裔等少数群体依然坚定不移地支持希拉里,因为她将继续贯彻奥巴马政府的政策,让奥巴马的努力不至于白费。

我讲过特朗普这次选举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很大程度上是白人社会对黑人总统的反弹。美国有过白人民族主义的历史,加上西方国家在二战期间经历过纳粹和法西斯主义,因此种族歧视成了一个敏感话题。于是白人社会把种族歧视转换成一些表面上无关种族的议题,例如恐怖袭击、非法移民,例如反自由贸易、反对可以帮助弱势群体的政策、反对言行上的政治正确。所以这次支持特朗普的几乎都是白人,因为他说出了一部分白人的心底话。

奥巴马最大的缺点是,他看清了这个时代的荒谬,但口才一流的他却无法让人民和政治幕僚明白他的想法。他该如何说服人民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他该如何告诉人们汽车其实比恐怖份子危险?他该怎样告诉人们,政府能做的有限,很多问题不是强硬就能解决的?他该如何让人们明白,很多事情不一定要有输赢,其实可以互惠互利?他该如何说服人民,有时什么都不做好过为了「做点什么」而做了蠢事?在党派利益大于一切的国会议员、在一群选择用情绪思考的人民面前,他已经懒惰解释。

我们都是短视近利的平凡人。虽然我们是如此丑陋,奥巴马选择不去像一般政客那样去讨好我们的恐惧与仇恨。他想也想不到,人民竟然会选出个特朗普当总统候选人。但人们总有一天会学会教训。

时间会让人对奥巴马有比较正面的评价。不论下一任总统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很多人都会开始怀念奥巴马时代,觉得他做得其实不差。事实上,人们已经在开始怀念他。在过去一个月的总统竞选中,本该是局外人的奥巴马的人气却越来越高,甚至超过50%,这比前总统里根(Ronald Regan)卸任前的评级还高。总有一天奥巴马会逝世,那一天他或许会被视为伟人。但他伟大不在于他是一个黑人。他之所以伟大,因为他能看穿这个时代的荒谬,并把眼光投注于那些更高更长远的目标。如他太太米歇尔所言:When they go low, you go high。奥巴马是一个多数美国人不配拥有的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