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自称天才的富豪

特朗普最近陷入逃税疑云。《纽约时报》说,他可能通过申报巨额亏损,合法避缴税收整整18年。

面对如此严重指控,特朗普团队不仅没否认报道,还得意洋洋说:这证明特朗普是个商业奇才!他们说:既然法律有漏洞,特朗普不好好利用就是大傻瓜了。

虽然合法,这种避税指控还是会重创一个总统候选人的形象,让他显得贪婪和虚伪。希拉里自然抓紧机会攻击对手。她较早前在首场总统电视辩论上说,特朗普一定是没交过税,所以他才不敢公开纳税申报单。

但特朗普竟然厚脸皮地回应:「如果真是那样,那证明我很聪明。」

特朗普过后更自信满满地说:这显示他比任何总统候选人都了解美国复杂的税项法律。所以只有他可以改善制度,让人们少缴一些税。

先撇开这个「商业奇才」竟有逾九亿美元亏损不说,特朗普先前把自己包装成来自体制外的改革者,但原来他一直是体制的最大得益者之一。人们可以指望他改变现状吗?特朗普说,他一旦成为总统「将不再效命于特朗普自己,而是效命于人民」。但就算我们相信他,他之前一再指控移民、少数群体、华尔街富商和奥巴马总统等人没有充分缴税,以煽动支持者,现在他自己却有避税嫌疑,显得十分虚伪。

虽然这样,目前一切迹象显示,特朗普的支持者依然对他不离不弃。事后特朗普告诉欢呼的支持者:「你知道吗?我讨厌他们(政府)挥霍我们税金的方式。」他说:政府把人们的血汗钱花在不应该花的地方,他不缴税是应该的!只有笨蛋才会把血汗钱交给这么烂的政府呢。

这么一说,特朗普的形象竟然从一名贪婪地利用腐败制度赚大钱的资本家,摇身一变为与政府作对的民间英雄,赢得支持者喝采。特朗普让支持者觉得,他将是击倒巨人歌利亚的大卫。他是和人民站在一起,是在对抗这个欺压人民的体制。

我们都会追随那些敢于向体制比中指的人。较早前美国很多信仰自由主义的年轻人都支持桑德斯成为总统。他们多数很讨厌特朗普,因为无法接受特朗普所代表的价值观,例如种族歧视、反移民和男尊女卑。可是,他们心态上和特朗普的支持者没有太大差别。这两群人都不满现有制度,都把希望都投注到了号称来自体制外、肯代表他们立场的人身上。

特朗普的支持者不是笨蛋。就算对很多我认识的人来说,特朗普的话都颇有说服力。只是因为大马媒体倾向于强调特朗普那些夸张而不切实际的言论,加上大家是以旁观者而非当局者的角度来看美国总统选举,多数人都有了「特朗普是个小丑,支持他的人都是脑残」的印象。近一两个月,大马华社有很多文章讽刺特朗普,无非是说他证明了美国的那一套民主行不通、相比之下我中华民族中庸思想多有智慧云云。一转眼,同一批评论者又纷纷颂扬被誉为小特朗普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称赞他打击毒贩的手法非常高明。他们说,有时我们正是需要像杜特尔这样强硬和敢作敢为的领袖⋯⋯

他们忘了,很多美国人不也是因为觉得特朗普「可以解决问题」「手腕强硬」「敢作敢为」才支持他的吗?很多人支持特朗普,是因为觉得他是个能干的商人。我们常以为赚大钱的人就一定很厉害,因为他们专心做事,而不是像那些政治人物「只会讲不会做」。

这种崇拜有钱人的心理不只美国有,在大马华社里也很普遍,不信的话去书店看看就知道了。本地最畅销的书籍除了食谱,就是一大堆富豪的自传,或关于这些人的致富秘诀。我们把有钱人当财神爷来拜,以为这些人一定比常人优秀,相信他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每当李嘉诚、马云、巴菲特这些人开口讲话,媒体都会详细记载并刊登一个字,人们都会洗耳恭听。

他们都爱讲什么话?无非是「做人要努力」「从商要老实」「我们成功的秘诀是尊重消费者」「我小时生活很辛苦,这让我领悟到做人的道理」「人要追求梦想」「做你爱做的事情」「一个好的领导者会让下属跟他一起成功」。

你瞧,这种话每个人都会讲。但它们的潜台词往往是:你不够我努力,不敢抛下工作、家庭去追求梦想,没有passion,没有think different。所以你赚的钱永远都没有我的多,你活该,你不该妒忌我的财富。我有钱是公平、正当和理所当然。这些富豪永远不会告诉你,他们是怎样利用法律漏洞、剥削员工、聘请最廉价的外劳、欺诈客户、垄断市场、和官员建立裙带关系、用强硬的商业手段消灭竞争对手。胜利的人总是把自己书写得很正面,他们不会告诉你有很多人跟他们一样辛苦努力和有上进心,但最后没有成功,而且是被他们残酷无情地打压。

他们不想你知道的现实是:有些人确实比较幸运,而命运无关一个人的品行。有的人十分努力,每天从早苦干到晚,却很难有成功的机会——你去工地看看就知道了,那些外劳努力吗?辛苦吗?你觉得他们会成为大老板吗?「只要肯努力就有出头天」这种话可以激励一个人去改变自己,但另一方面也会让我们以为:凡是成功的人都比较高尚和能干,凡是失败的人都是好吃懒做或者无能。这是非常可怕的世界观,会让我们失去善良,成为打压社会底层、阻止他们上进的帮凶。

当然,很多成功人士确实是白手起家,靠着非凡努力、耐心和实力去累积事业。事实上如果一个人不努力上进,他就很难成功。不管命运怎样,我们都应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任。但做人道理虽是如此,有的人确实比较幸运。例如特朗普,他年轻时从父亲那里得到巨额资金,用来创业。而且他生意屡屡失败,破产时还是靠父亲解救,似乎不是什么商业奇才。

我难免觉得,很多大马人觉得特朗普不配当总统,是因为觉得选他的人「比我们蠢」,「我们起码比那些美国佬聪明一些」。这纯粹是个人印象,很多人或许不那么觉得。可是大马不只一个言行上和特朗普如出一辙的人物。他们有各种不同的政治立场,但都爱发表有民族主义特色、表面上大胆其实明显奉承群众的言论,并用粗俗易懂的语言呈现。于是人们觉得他们敢怒敢言,他们也因此在市井间被视为民族英雄。在大马这个未成熟的政治生态,说中听的话似乎比真正解决问题有用很多。

事实上,特朗普那些「我避税显示我很聪明」的言论,跟我们大马人常有并喜欢炫耀的那种小聪明有什么两样?我们的政府太糟糕,因此我们也有了一个很好的箭靶。我们就算是开车超速、贿赂警察或避税,都会把自己贪小便宜的行为讲成是和体制作对,「警察根本就是要吃我们的钱,故意把速限放得那么低,我超速有理,我向政府比了个中指」。这种态度很要不得,毕竟很多默默无名的人确实在冒着各种危险、牺牲个人利益去改变社会状况。结果我们说他们是蠢蛋和理想主义者,到头来颂扬的却都是那些满是小聪明、只会摆姿势、并没有真正去解决问题的人。这跟特朗普的支持者有什么差别?

民粹主义在菁英和知识份子之间经常成为贬人的话,但民粹是一种症状,它不是问题的根源。和我们一样,特朗普的支持者确实有各种合理的不满,他们的困境需要解决。但政治讲的是协商,跟打击生意对手不同,粗暴强硬的手腕并不适用于解决一个国家的问题。跟做生意不同,政治里靠的不是什么天才,而是那些肯放低身段去解决问题的人。套用桑德斯的话说:「如果每个人都是天才,这个国家根本就不存在了」,虽然我不认同桑德斯的很多主张,但这句话还真是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