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

美国总统选举日子不远了。很多美国人支持特朗普,但坚决反对他的人更多。对很多反对者来说,希拉里是唯一选择,就算他们可能很讨厌她。

美国一些媒体宣称,特朗普是美国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则是美国史上第二不受欢迎的总统候选人。八月民调显示,59%的美国人讨厌希拉里,和讨厌特朗普的人(60%)几乎一样多。就算希拉里最后赢了,很多人还是会对她有意见,她在台上若略有失误,也会引起特别多批评。为什么希拉里的民望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确实,希拉里很多地方让人不安。她是个老道政客,在特朗普和桑德斯这些「局外人」面前,她全身仿佛散发着体制的铜臭味。她在很多课题如TPPA上的立场摇摆不定,见风转舵。她和丈夫的克林顿基金会恐怕引起利益冲突,虽然克林顿家族承诺,一旦希拉里胜选将与基金会脱离关系。身为前国务卿,她和很多共和党人一样是外交鹰派,这让厌倦了战争的美国人十分反感。

但选民对她最主要的负面观感,却是「不诚恳」和「不诚实」这些性格特征。他们说,她一举一动都显得造作,不笑时很冷漠,笑起来则显得虚假。加上希拉里近乎偏执地隐瞒各种细节,包括使用私人电邮服务器、在班加西攻击事件后企图将事情淡化,也让人觉得她是个不老实的人。

但不老实又怎样?如《华盛顿邮报》记者华德曼(Paul Waldman)所指,总统选举本身不就是一场演出吗?每一个候选人都试图向选民呈现自己最好的一面。每个人本来就有用于不同场合的各种面具,政治人物更是如此。华德曼一针见血地说:一个「诚恳」的总统是否就比较明智、有原则、有远见或清廉?人们要选的是国家总统,不是最优秀的演员,不对吗?

希拉里虽然给人不诚实的印象,但她没有像特朗普那样一再无视真相、公开撒谎。特朗普不只拒绝公开税单(并在总统候选人辩论中暗示自己曾逃税),还因为涉嫌商业欺诈而被众人告上法庭、通过慈善资金会捞取经济和政治资本、没有向承包商支付足够报酬。他在竞选期间更是谎话连连,包括宣称自己一直以来都反对伊拉克战争、宣称全球暖化是中国一手策划的阴谋等等。可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和《华尔街日报》9月联合民调显示,觉得特朗普不诚实的民众只有59%,却有69%民众觉得希拉里不诚实。

或许因为特朗普以敢怒敢言形象示人,他谎话连篇都还可以给人诚恳的感觉。至于希拉里,她对一些课题的立场或许是见风转舵,可是她肯承认自己改变立场。我们应该害怕那些知错还要走下去的政客,他们不是「有原则」而是顽固,这会带来文革规模的灾难(因为毛泽东就是个例子)。和希拉里见风转舵相比,特朗普干脆否定自己过去讲过的话,虽然媒体有纪录他那些言论。跟立场说改就改的政客相比,这才是真的没有原则。

说白了,这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人们用来衡量希拉里的尺,比衡量任何一个男性总统候选人(包括特朗普、桑德斯、奥巴马和她的丈夫)的都要严格。大部分人并不在乎一个男性总统的微笑是否诚恳,因为男性总统就算天天苦瓜脸,人们也会觉得他是心系国家大事。如果男总统不拘言笑、态度冷漠,人们会觉得他自制力强,是理性的决策者。如果他手段无情、外交上充满侵略性,人们会觉得他是个强硬可靠的领袖。

希拉里一开始就处于劣势。特朗普和桑德斯等人可以显得愤怒,可以尽情发泄感情,群众会随之起舞。可是希拉里是女人。如果她显得生气,人们会说她发脾气,说她情绪不稳定。如果她流露母性的一面,人们会说她利用女性身分博同情。如果她面无表情,人们会说她城府很深,是可怕的女人。上一阵子她咳嗽和摔倒,结果被媒体大做文章,说她尝试隐瞒病情,说她年纪大了身体虚弱,不该当总统。人们似乎忘了特朗普比希拉里大两岁,而且女人一般比男人长寿。

如《大西洋月刊》一篇文章所说,希拉里言行谨慎,立场处处反映民主党主流价值,有几十年参政经验。除了性别,她和一般主流政客大同小异,不该如此受争议。相比特朗普完全不适合当总统,希拉里的不够透明是小问题。可是,选民却把她这点看得很严重。不管她做什么,人们都会说她是野心膨胀、为权无所不为的女人——但男人有野心不仅不是问题,甚至会显得有魅力。

历史上,那些有进取心的女人都面对着「贪权图利」「冷酷无情」「工于心计」等负面评价。武则天是出名的例子,她把大唐推向盛世巅峰,是个杰出的皇帝。中国三百五十帝只有她一个是女人,若非唐朝是多元社会,受到鲜卑族母系社会文化的影响,她恐怕也不会有这个机会。然而中国汉族的父权文化扎根到底比较深,她不得不使用各种手段捍卫自己的权力,最终还是被迫退位给男人。

书写历史的人评价武则天时都不太留情,说她为权而杀死至亲,双手沾血。但唐太宗李世民也杀死了亲身兄弟、强迫父亲退位,人们对他的评价却十分正面,说他是最伟大的皇帝之一。没人说李世民贪权图利、冷酷无情、工于心计,因为他是男人。中国历史上对亲人残酷无情的男皇帝多得是,为何只有武则天、吕后和慈禧太后这些女子成为人们的谴责对象?为何人们说她们贪权,却觉得男皇帝用各种恶毒手段上位是理所当然?

就因为她们少了某个器官嘛。

当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虽然全球女性领导人还是不多,但我们已经有撒切尔、默克尔这些杰出的女性国家领袖,她们证明了女人不只可以带领国家,而且可以做得比很多男性领袖更好。

跟欧洲、澳洲甚至一些亚洲国家相比,美国在这方面超级落后,1789年至今四十多个总统没有一个是女人。其实就算希拉里当选,美国和全球在争取两性平等的路上还会有很远的路要走。奥巴马当选总统后,美国很多白人觉得既然黑人等少数群体「已经」得到平等待遇,他们就无需再压抑自己潜意识里的歧视。于是,他们比以前更倾向于把社会问题怪罪在少数群体身上,而且还觉得自己站在道德高点,因为他们对少数群体已经十分包容。

对奥巴马政府的失望(这个我以后会写)和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的崛起,很大一部分是白人社会对黑人总统上任的反弹。我们可以预想,若希拉里当上了美国总统,性别歧视的问题短期内会更明显地浮出水面。若真如此,这不意味着情况会变得更糟,它只是一个难以避免的阵痛期。

不管结果怎样,我支持希拉里胜出,而这不仅仅是因为特朗普是个糟糕的人选,也不仅仅因为她是个女人。她是个务实的政客,有能力在复杂的政治生态里争取到不错的成绩。就算她的表现最终让人失望,总会有些东西变得永远不一样:会有更多女孩相信自己有能力成为领袖,说不定包括未来一个比希拉里还要杰出的女总统。